畢業了十年多,換了不少工作,看過不算多的主管,體驗過一些職場裡會發生的各種風波。

除了自己親身體驗,同事姊妹、哥倆兒週五晚上聚會唱歌、吃吃喝喝,最重要的agenda就是"罵公司"、"抱怨主管"。

凱小莉的性情算剛烈,對於不公平、沒道理的人事物,簡直深惡痛絕;這樣,往升遷路途上,當然也就不太順遂。

"Do I care?" 

IMG_0585

Sorry, 更正一下:"of course, I care, but not that much."

很多人可能會對凱小莉接下來的comment與murmur有所意見,相信很多事情大家本來就可以有各自的立場,畢竟,你沒當過我,我沒當過你,彼此在意與關心的事情當然不會相同。

哈佛十分熱門的課程"正義 Justice" by Michael Sandel,台灣朱學恆翻譯了

結果論主義者的道德推論,將道德定位在結果對於世界的影響上,也就是世界因你改變的結果如何。

這真是一個很有趣的角度。

跟凱小莉心中對於現在很多的人因為利益而犧牲道德,滿腹經綸地說"社會價值"、"社會利益",其實說穿了,都是以自己私人利益扣上冠冕堂皇的帽子。

當然,這世界上有很多好人,像最近凱小莉知道的沈芯菱,為了原住民與貧窮的小朋友設立了線上學習的網站,超強;當然還有好多好多的人對需要幫助的人施予小恩、小惠、小善,相對於社會化、城市化,這樣的善心與動機,已經相當足夠。

凱小莉不算是個大善人,但是也是個小善人,善人的定義不是以捐錢的多寡來說,而是,凱小莉想說的是,我們常常用好的心跟別人相處,沒有欺瞞、沒有想要佔人家便宜的醜惡心理其實就很好了。沒有惡心,其實是一種善呢。

我們對於人的防備當然還是要有,只是,人跟人之間沒有信任了,怎麼相處、怎麼共事、怎麼一起打拼光明璀璨的未來(扯遠了=.=)

說些其他的好了。

凱小莉曾見過一個男人,他很愛乾淨,身上帶稀釋過酒精瓶,噴噴鍵盤、噴噴滑鼠、噴噴桌子、噴噴手;他常常不自覺地摳臉,所以臉上的痘痘一直無法消除,時而發炎、流血;有時候卑躬屈膝,謙遜有禮、但每一個人對他而言都是asshole;他喜歡以命令方式跟其他人溝通以展示自己的尊貴,其他人想要進一步討論,他會回答: "Can we talk about this later, I have a conference call";他在上班時間去跟美眉約會的時候,他會特別跟你說"I have an important meeting",然後被抓包後暴怒員工;請員工吃飯的道理是不能超過3000元(15人團隊),或是8個人跟16個人都只能吃"一桌"合菜;他會跟很多業界老闆們說,他提供比任何一家科技公司更好的薪俸與福利制度,但是員工不可以請超過3天的假期;他認識許多高官或是富商的小孩,但是他說他們盡是混蛋、人渣或是禽獸;你隨便說一個電視或新聞裡說到的有錢人,他很可能都認識,並且說他們認識很久,一起長大之類的;他要求他的助理或員工幫公司代墊房租、水電、或是員工聚餐等任何費用;喜歡用他個人信用卡刷所有公司可能有的開銷以賺取紅利點數,像是水電、耗材、行政文具等等;另外,他剛好35歲

"呵呵,這樣的~~~"

凱小莉也認識另一個男人,他的家庭背景相當好,住在台北市高級的豪宅區,台灣出生,不到小學就舉家移民到澳洲念書(父母都在澳洲)、在美國創業,幾乎每一個在WIRE裡提到的科技業老闆都是他的朋友;現在在台灣外商有個人人稱羨的工作職位、優渥的薪俸、還有房地產、股票等各種資產,還有根據他本人的說法,他單身但以前女友們都很美麗(無誤!?);平常的消遣是騎自行車,而且都是山路比較多,另外還玩攝影10年了,Canon的那一掛,號稱平時穿著樸素不喜好名牌;而且,他差不多35歲了。

看上這些"客觀條件",相信很多女孩兒都會覺得,天啊~這真是小說還是偶像劇裡走出來的真實人物嗎?

"呵呵,凱小莉哪能認識這麼「夢幻」的人物呢?"

當然是虛構的,如有雷同,純屬巧合。


SuperKe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